灼见|时磊:寡头竞争下,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二维码 13548
发表时间:2024-06-07 11:08

图片

时磊,格兰斯贝总经理。

2018年,这位通信行业的老兵开始踏入照明领域。在他的眼里,智能照明市场,可谓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图片
2024年的LED照明市场,在许多人的眼中,已经是一场“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贴身肉搏战。在有限的存量市场里,内卷加剧,价格战毫无底线,竞争可谓是异常激烈。
然而,在格兰斯贝总经理时磊看来,不管照明行业再怎么“卷”,远没有智能方案商之间的竞争那么残酷。
“方案公司的竞争,是寡头竞争。所有的寡头竞争,都是非常残酷的。留在牌桌上的玩家,最后只会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时磊说道,“不像照明行业,可以容纳几千家、几万家企业同时存在。”
这似乎跟我们看到的表象,有些不同。
在外人看来,随着5G、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类似于格兰斯贝这样的物联网科技公司,可谓是顺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起舞的幸运儿。
它们携着新技术,背后也许还有资本的加持,闯入一片亟待开垦的土地。天地疏阔,朝气蓬勃,每年几乎翻倍的年复合增长率更是令不少陷入增长困境的照明企业欣羡不已。
图片
而真正的压力和焦灼,永远藏在看不见的水平面下。
首先,就是应对难以避免的价格战。
作为较早一批进入智能照明领域的方案商,格兰斯贝进行了许多开拓性的工作,也常常处于竞争的“明处”。一些后来者不仅避免了一些漫无目的的研究和不必要的失败,而且在了解了格兰斯贝的BOM成本后,直接定一个更低的价格。
“这逼得我们不得不加快技术方案的迭代升级,去做更低成本的产品,跟着去做‘卷’这样的一个动作。”时磊很无奈地说道。
其次,更容易形成寡头垄断的IT行业属性。
在照明行业中,研发成本较低,各种制造成本、营销成本是非常高的。而对于IT企业来说,制造成本只占营业额的一小部分,研发成本、人力成本则比较高。因此,用户量越大,分摊到每个产品上的研发成本就越小,总的利润率就提高了。
同时,方案公司的一些技术、产品性能指标等都是硬性的,稳定性、自组网的便利性等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不像灯具,款式、造型乃至灯光设计效果等,不同的用户喜好不一样,各花入各眼。
在这方面,时磊很自信地表示,格兰斯贝的各项指标数据,都非常的能“打”。
比如,公司的无线自组网传感网智慧照明产品GS-lighting,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硬件设计、自组网通信协议和核心算法代码,可以实现多灯传感器联动、智能调光调色、多场景模式切换、集成远程控制及传感器数据上传等实用功能,稳定性特别强,故障率几乎为0。
图片
在智能停车场的案例中,通过灯具分区分组控制,采集光照、温度、人的移动等数据,系统自动调节LED灯具照度,可在30米范围内做到“人未到,灯先亮;人一走,灯即暗”的效果,节能率高达80%以上。
同时,安装、施工和调试都极为方便。它无需改变现有电路设计,也无需额外增加信号线,只需更换灯具。可即装即用,灯与灯自行组成局域网,无需复杂繁琐的调试——试想一下,一个几千平方米、上万方平米的停车场,几手动调试的工作量将有多大!
这些硬核的优势,也是格兰斯贝这几年来快速发展的根基所在。
在IT行业中,每一次技术变革,留给企业的时间窗口,都不会太长,常常是短短5-8年的时间,便鼎定江山。熟悉IT产业发展规律的时磊,也常怀危机感和紧迫感,在技术和市场两端,不断加大投入。
就像水面上的天鹅,看似姿态优雅从容。而水面之下,却是拼命地划动双脚。

图片

近年来,“无智能,不照明”已经成为许多经营者的共识,很多企业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人力向智能照明转型。

然而,由于智能照明技术门槛较高,其市场运营模式、竞争游戏规则、产业链生态等亦发生较大的改变,转型升级的路途,充满了荆棘。企业砸了很多钱后,可能收获甚微。到目前为止,也尚未有行业公认哪家传统照明企业在智能转型方面做得特别出色的。

在时磊看来,要想做好智能照明,不能用简单的“堆积”方法获得,对高水平人才的依赖度比较高。

“传统照明企业,如果不懂IT技术去做智能,是很难玩得转的。”时磊说道。这些年来,许多企业在智能照明上进展缓慢,最大的掣肘便是人才的匮乏。

时磊认为,智能只是一个工具。要学会使用这个工具,并不难。这些年来,格兰斯贝一直力求让产品使用起来更简单,调试更方便,让稍微懂点IT技术、会玩手机APP的普通人,就可轻松上手学会。“格兰斯贝的方案,就像标准化、各种样式的乐高积木。用这些积木搭个东西出来,并不难,难就难在搭出来的东西有没有高级感?”

这需要对灯光有较深的理解,对具体的应用场景有深入的钻研。“仅仅只是灯具的智能化,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有哪家企业,能够有这样一个既懂技术,又懂灯具、懂美学的复合型人才来领军智能化,那么它一定是跑在前面的。”


图片

“今年的停车场市场,也特别卷,价格杀得很厉害。”节目中,时磊如此说道,“但做智能照明,很多项目并不见得是最低价中标,更看重的是有没有实施智能照明的经验。”

在时磊看来,原先制造业那种行之有效的拼价格、拼成本的玩法,在智能照明领域,将显得格格不入。照明企业如果还是以纯拼硬件的思维来做智能照明,是注定要被时代所淘汰的。

图片△格兰斯贝智慧空间实验室

目前,整个中国经济在向高质量转型升级,从芯片技术的攻关克难,到国产操作系统鸿蒙的问世等,我们正在努力通过技术创新创造新的增量空间。照明行业也应顺势而为,跟着国家的政策方针走,去做最有确定性的事情。

另一方面,智能照明讲究生态链的协同共赢。链条上的每一个节点、每一个环节都应该有足够的利润可赚。

“就像IT行业有一个安迪-比尔定律,软件越做越大,不断吃掉硬件的性能,逼着硬件厂家不断进行技术提升。硬件厂家提升产品性能后,又为软件开发提供更大的空间。只要有一方没有了更新的动力,那整个链条也就停止了进化。”时磊说道。

“现在,整个智能照明才刚刚起步,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待我们去做,上到标准的制定,下到每一个应用场景的灯光价值创造。我们应该以开放的眼光,抱团联合,进行价值创造。而不是散兵游勇式的内卷,每一个企业都活得很卑微。”




图片

文:向芳红
视觉:区懿圆
编辑:阿恒
编审:知音


联系方式

——

zongbianban@163.com

0760-22343456

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中兴大道南1号华艺广场主楼区第21层

关于我们

——

古镇灯饰传媒创办于2002年5月22日,是中国照明产业一家面向全国的智库型行业传媒机构,担任广东、河北、四川、福建等多地政府产业顾问和多家照明上市公司战略顾问,涵盖传媒、智库、活动、投资等四大业务板块,影响力遍布全球。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古镇灯饰”